仙桃体操网欢迎您!

您当 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体育养生 >

民国银行家的养生之道:吃面包、做体操“返老还童”

2019-11-19

      

  1933年9月29日晚6时30分,位于上海北四川路、海宁路口的虹口膳厅,浙江兴业银行同人240余人齐聚一堂,为该行董事长叶揆初先生祝寿。叶揆初 (1874—1949),本名叶景葵,小名阿麟,字揆初,号卷盦,别称存晦居士,浙江杭州人,民国时期著名实业家、银行家、藏书家,曾先后担任汉冶萍铁厂经理、中兴煤矿公司董事长、浙江兴业银行董事长等。

  该年7月14日为叶揆初先生60寿诞。其时,叶揆初先生“以国事蜩螗,斯民流转,乃先诞期小住莫干山,藉避暑之名,行避寿之实也。”且“同人暨先生亲友有致仪者,俱不纳!”因此,时隔数月之后,在虹口膳厅举办的此次聚餐,实乃同人“补祝之举”。

  是日承办西餐者,为航海青年会西餐部,肴至丰盛。“既开筵,众腹久馁,面包初登,大快朵颐,而汽水、啤酒之销路为尤大,几有供不应求之势。”席间,叶揆初先生欣然致辞:“今天吃了许多好菜,无以为报,把我生平养病的经验,毫无欺饰的说给诸君听听,以博诸君一笑。”

  叶揆初幼时秉赋薄弱,中医说“先天不足”。凡小儿当有的病,如惊风、瘄儿、痢疾,他几乎都生过。幸赖他的母亲辛苦调护,幸未夭折。“至九岁,忽患眼疾,黑睛生白点,白睛生白翳,眼眶红肿,白翳由白睛延至黑睛,又由右眼延至左眼。当时只有眼药,并无洗眼药水。”他的父亲,请了世伯黄先生医治,说是“阴亏火旺”,所开方剂,是生地、元参、黄柏、知母之类。吃到10岁秋季,渐渐见愈。“又因误服了一帖附子肉桂(是其祖母所吃的调理药),重新犯了。又吃原方,吃到十一岁冬季,方告全愈。”但身体极弱,大家说他是“骨瘦如柴,面白如纸。”

  叶揆初在11岁时,父亲已给他定亲了。他的未婚妻,早年丧母,有吐血症。叶母主张早娶过门,便于调护。故17岁春季,叶就成婚。结婚第三天,叶妻便吐血。“遵医生之嘱,虽在蜜月,亦异床而居。”但不到两个月,叶亦患咳嗽了。“十八岁正月,断弦,不免伤感,我又咳嗽,渐渐痰中带血、盗汗、遗精、怔忡。”父亲不叫他在馆读书,在书馆之外安一书房,叫他自由看书。有一天,叶在其父亲书架上随便翻翻,看见一本《大生要旨》。内中说,“打坐调息,可以益寿延年。”他就依照所说,试做几次,觉得怔忡稍好。做了一个月,遗精、盗汗亦止了。一直做到19岁夏季,人已复元。“是年冬,随宦至开封。至廿一岁,又至济南续弦。一直至廿四岁,但有小病,无大病。”

  25岁,即戊戌年,叶揆初到北京会试,不第。其时康梁提倡新学,废八股,叶揆初亦受了刺激。下第之后,投通艺学堂,习英文算学。其时寓在城外长元吴会馆,距酒馆、茶寮甚近。凡苏、浙两省下第留京之人,每日聚会。在他的印象中,“其初不过酒食征逐,渐渐叫局、摆酒、打茶围。去过几次,就有素不相识的人,前来拉请,不去又不好意思。”而且,“人请我,我便须请人,我居然亦以大杯豁拳。酒醉之后,往往不自检束。”“时届夏令,暑湿熏蒸,夜深回寓,风露侵入;次早又须至学堂听讲,不免劳顿。”一到秋令,种种“罪案”,一齐发作,生了一场极危险的秋温。那时没有量热度的寒暑表,叶还记得,“热甚时,谵语发狂,大约至少一百零四度了。”叶在京请中医诊治,缠绵几个月,方能回河南,又“骨瘦如柴,面白如纸”了。病后,叶羸弱之极,见了人两腿发软,不能起立。“我想,我的生命已极端危险了。”他回忆到二 十岁前所做打坐调息,便重新温习。温习三个月,大有效验。他又在庭院内种了菊花20盆,凡分根、打头、摘药、浇水各事,皆亲手为之。“早起一一移至有日光处,中午移至无日光处,将雨移至廊下,皆不假手于人。”到秋季,菊花开后,他又练习八段锦。居然到26岁夏季,完全复元。


上一篇:太极拳的习练正在逐渐趋向体操化,太极养生拳架,气功,太极拳

下一篇:老人养生常练“健口体操”八十岁都不掉牙

Copyright (C)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仙桃体操网

技术支持:湖北和联世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